今新版跑狗图今今期_今期跑狗一字:试_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彩神8软件下载安装_彩神app网址是什么

经济增速下滑,工资的增速又该怎么才能 才能 ?日前,国家统计局发表声明的上多日GDP增速7.8%,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9.7%,农村居民收入增幅更是高达12.4%。工资涨幅较快反映的是人口红利的日后开始了,还是经济发展模式的变化,本报就此展开调查。

工资涨幅较快相对合理

外媒疑问,为哪些在2012年二季度中国GDP增长率降至7.6%,较4007年二季度14.8%的高点几乎减半之际,却鲜有裁员的报道?

华尔街日报认为,中国工资涨幅快于GDP是人口红利正在消失的有两种表现。在其发表的《中国经济滑行时 工资水平不降反升》文章中分析,目前中国劳动力规模已存在,到2015年左右将日后开始了收缩,从而加剧企业对劳动者的争夺。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原副所长王振中表示帕累托图认可,“去年第四季度劳动力的供求关系基本上是1.04,今年第一季度是1.08,也也不 说400当时人找工作,有108个岗位虚位以待。在这一劳动力供求关系价值形式下,工资上涨带宽相比GDP较快也符合常理。”

但我国劳动力与非 就此进入短缺时代了呢?不尽然。目前的短缺是市场主动选折 的结果。从六七月份日后开始了劳动力市场就出现有一一三个小 状态:中西部省份集体出现农民工返乡潮。这一春节后回到沿海打工的农民工发现活不多了,钱也不 这麼好赚了。

在南昌火车站,记者遇到了从浙江返回家乡找工作的范新夫妻俩。小范也不 在杭州一家电子厂上班,“工资待遇还不错,但今年厂里订单很少,老板付不起工人工资,不得不发表声明倒闭。”小范说,“我能再到外面打工了,准备回老家开个店铺,经营电脑。”

当沿海低端加工经济不再能适应劳动力市场价格变化时,劳动力会自动选折 向中西部迁徙。我国地域和经济发展程度上的差异,创造了很大的就业“弹性”,从而补救了像西方那样的大失业、大裁员。上多日我国中西部经济增速明显快过东部,更多的劳动力选折 返回家乡就业。

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统计,今年上多日,我国有16个省份调整了最低工资标准,平均调增幅度为19.7%,其实较去年22%的增速有所放缓,但大大超过GDP增速,也高于“十二五”就业规划中“最低工资标准年均增长13%以上”的标准。

“过去我国的劳动报酬比例在GDP中占比较低,也不 工资增速稍微快这一也在情理之中。”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小鲁认为,我国工资涨幅和劳动生产率涨幅带宽大体上是吻合的。

向人口素质要红利

无论怎么才能 才能 ,我国劳动力成本上升是一大趋势,未来将怎么才能 才能 寻找新优势?

劳动力的价格与劳动力的数量是分不开的。尽管上多日我国经济增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行迹象,但就业仍然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城镇新增就业岗位4000万个左右,国内就业总体稳定,对照人社部设定的年内增加就业900万人的指标,上多日但会 完成了67%。

王小鲁认为,目前的劳动力市场的短缺主也不 价值形式性短缺。王振中直言,“现在就业市场出现的这一疑问主也不 就业人口,尤其是大学生择业观的偏差造成的劳动力供求关系上的错位。”

最近,网络上一组山东济南体育馆4000多名学生在听考研课的照片,引发了前外国网友热议。十年间,考研人数增加了一倍,达530万人之多,大伙不得不反思当下“考研热”对于未来就业市场的影响。

“从有两种程度上说,考研无须都有出自于想‘搞研究’的动机。”王振中说。大学毕业生找工作困难,但市场对技术性工作需求旺盛,却找这麼人。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把中国经济增速下降的意味着着归咎于人口红利消失是对历史的误读,中国缺的都有数量意义上的青壮年劳力,也不 有技术含量、高素质的劳动者。

王小鲁也认为,我国就业人口并这麼出现明显减少。现阶段经济下滑主也不 但会 过去经济过度依赖投资和出口拉动,这是经济价值形式的疑问,都有人口红利疑问。“王振中持相同的观点:“有一一三个小 国家的经济可不可以 增长,都有都取决于人口红利,也不 取决于全帕累托图生产力和技术改革。”

过去靠劳动力低价格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现在已不再但会 。当务之急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提高劳动者素质,从人口红利转向人力资本红利,这是可不可以 走的根小道路。

涨薪都有稳增长包袱

联想到最近阿迪达斯将关闭中国生产基地,不多代工企业转向东南亚,前外国网友担心涨薪会无需成为“稳增长”的包袱?

不多低成本制造企业日后开始了转向东南亚,王振中直言无须太慌张:“劳动力成本也不 外商关注的帕累托图之一,外商更关注的是服务系统,以及基础设施状态。这方面东南亚国家还不可超越。”

王小鲁则认为,这一低成本制造业的迁出无须坏事。“这一低附加值的劳动力密集型产业优势缩小后,大伙就把其中的这一转移出去,把这一高附加值、技术含量更高的企业转进来,通过也不 的‘置换’,进行产业价值形式调整和制造业升级换代。”

前外国网友对于“十二五”后几年的工资增长有较高的预期,甚至认为收入倍增计划应该放慢实现。对此,王小鲁指出,对今后几年的状态还是要有平常心,但会 总的看,我国经济价值形式失衡的疑问还这麼真正补救,未来几年经济增长率无需太高,这对就业,对劳动力需求会产生影响。“在这一状态下,希望几年工资涨一倍,但会 是个不足的期望,还不如有有一一三个小 平常心。大伙的就业、工资水平也不 需要 有一一三个小 自我调整和适应的过程。另外,各行各业最可不可以 的人才都有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哪些人的工资也更有保障。”王小鲁说。

王振中指出,百姓生活质量不仅要看工资,从有两种程度上说,社会保障比工资要实惠得多,包括医疗、教育等,这方面提高了,即使工资提高没这麼多,实际福利水平也是提高的。“其实从长远来看,我国经济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老百姓盼望当时人的工资适度增长也是可不可以 理解的。但会 ,随着内部需求的变化,要有心理准备,也但会 工资增长是会有波动的。”